批评无法消弭问题

批评无法消弭问题,反而会扩大事端

批评是带着利刃的抱怨,通常是针对某人而发出,意图贬低此人。有些人认为批评能有效地改变另一个人 的行为,其实,批评倒是比较可能造成反效果。我在第一章提过,我和家人住在弯道边,而令人难过的是,我家的狗金吉尔就在弯道上被撞死了。由于我们家离速限 从二十五英里变成五十五英里的交接处并不远,所以车子驶过我家门前时,通常都是速度飞快,而我对这一点非常感冒,尤其是金吉尔去世之后。通常,车子疾驶而过时,我都是开着除草机在割草。我会对驾驶人大喊”开慢一点”,有时候则不只大喊,还会挥动手臂,想叫他们不要开快车。让我愈来愈火大 的是,我发现他们几乎很少减速,还在飞车行经时别过头去不看我。有一辆黄色的跑车最可恶,无论我怎么高声尖叫、用力挥手,那个年轻女郎还是在我家门前危险 地飞速疾驶。

有一天,我在后院割草,桂儿在前面种花,我注意到那辆黄色的跑车逐渐驶近,速度飞快依旧。我什么也没做,因为我觉得不管 用什么办法叫她减速,都是白费力气。然而,当车子经过我家门前时,我注意到刹车灯亮了一下,车速放慢到了安全程度。我很惊讶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部跑车不 是以要命的速度呼啸而过。我还注意到那个看来总是沉着脸的年轻女郎在微笑。在好奇心驱使下,我关掉除草机,走到前院问桂儿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而让那个女 人减速。桂儿头也不抬地说道:”很简单啊,我只是微笑,对她挥手。”我说:”什么?”桂儿说:”我对她微笑,把她当成老朋友一样对她挥手,她也对我微笑, 车速就慢下来了。”

连月以来,我试图用批评这个女人的方式让她减速慢行。我想要让她知道,她这样开快车是错的。桂儿则用善意对待她, 而她也回应以善意。我仔细想想,觉得这很合情合理。开车经过的女郎可能被除草机的声音干扰,而没有听到我的抨击,我的手势也可能只是让我看起来很蠢。对她 而言,我是一个坐在除草机上发脾气的家伙,难怪她想避开眼神接触,急忙驶过。相反地,桂儿看起来则像是待她如友的和善邻居。我之前都在批评,而桂儿却以正 面肯定的方式对待她。我再也没有见过那辆黄色跑车从家门前飞速驶过,反而总是减到安全速度,直到过了我们家附近才又加速。

没有人喜欢被批评。而且我们的批评往往只会扩大、却不会消弭被我们批评的事端。杰出的领导者都知道,人们对于欣赏的回应,要远比对批评的回应更为热烈。欣 赏能激励人们表现优越,以获得更多赏识;批评则使人耗损,当我们贬低别人时,其实也是在默许此人往后依然故我。例如,如果我们批评某人懒散,当他们和我们 接触时,便会接受自己是懒散的事实;这等于给了他们默许的权利,可以表现出与”懒散”这个标签相称的举动,懒散的行为便会反复出现。

每个人共有的头号需要,就是获得认可、受到重视,能感觉到自身的重要。即使我们天性内向,也还是需要他人的注意,特别是我们视之为重要的人。即使这种注意 是负面的,像是批评,我们也会重复同样的行为,以获得自己心中渴求的注意。这种行为鲜少是有意识地发生,而是在不加思索下完成的。我们都喜欢被注意,也会 以各种方式去取得注意。如果这种注意带有批评意味,我们则会向下修正,以达到批评者的负面期望。

我们都知道有些父母,只会注意孩子不 理想的表现,而非去赞赏他们所拿到的好分数。当孩子把得了四个A和一个C的成绩单带回家,父母会说:”怎么会拿C?”父母注意的焦点,就只是那一个普通的 分数,而不是其他四笔优异的成绩。不久前,我女儿莉亚的成绩开始退步,而我和桂儿便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难看的成绩上,企图驱策她进步。让我们惊讶的是,她的 其他科目成绩反而也开始退步了。所幸我和桂儿及时领悟过来,她的成绩就只是”她的”成绩。我们开始称赞她在哪些科目上表现优异,然后只是问她满不满意自己 的成绩单。如果莉亚说:”满意。”即使她的成绩低于我们认为她应该达到的标准,我们也不会干涉。没多久,她的成绩就逐渐好转了,到现在已经好几年都全部拿 A。

说明:内容来源于《不抱怨的世界》书中章节,仅供阅读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分享到:

评论已关闭。